2023-12-18

《生死疲劳》中“以一己之身与时代潮流对抗”的英雄原型是谁?

作者 admin

蓝脸,京剧脸谱之一,是刚猛、忠直并富于反抗精神的象征,代表人物单雄信、窦尔墩。

如果中国当代文学里只推荐一个作家,

我会毫不犹豫地推荐莫言!

莫言说:

“人妖生存,就得摆脱连环套般的桎梏,忧愁悲观便是人最根本的死敌。”

在书中,西门闹最终放下了仇恨,看淡了生死,才能转世成人。

现实中的我们,也总是为生活所累,扛着无数的委屈和怨言。

但只有放下内心的枷锁,才能从容地生活。

扔掉烂掉的苹果,也不要为打翻的牛奶哭泣

莫言曾说:

假如我能有两本书得以流传,《生死疲劳》肯定是其中之一。

这部花了43年构思,用了43天一气呵成的佳作,余华看了也直呼嫉妒。

书中的主人公西门闹,一生乐善好施,勤劳肯干,生活富足,却在村民的冤枉下含恨而死。

他不甘心死于非命,在地府鸣冤叫屈,阎王无奈,就判他堕入六道轮回。

先后经历过驴、牛、猪、狗、猴生的他,看尽了人间的爱恨情仇,终于积怨化解,转世为人。

主要讲述了一个富贵的地主西门闹,在人世间30年,乐善好施,勤劳肯干,生活富足,没干过亏心事,却因土改遭而遭枪杀,他不甘心死于非命后,到了阴间大闹地府鸣冤叫屈,阎王无奈,就判他六道轮回,让他在畜生道先后经历驴、牛、猪、狗、猴 生。直到他以动物视角冷眼旁观世间百态,看尽人间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终于积怨化解在第6世又重新转世为人。

莫言以幽默的笔触,戏谑的口吻,讲述了中国50年的改革发展史,将沉重的历史以轻松的姿态呈现给世人,荒诞之余又充满荒凉感。《生死疲劳》中“以一己之身与时代潮流对抗”的英雄原型是谁?

在《生死疲劳》中,他把怜悯与关怀送给了土改时被镇压的地主西门闹与西门闹收养的儿子兼长工蓝脸的身上:

好地主西门闹被镇压,堕入六道轮回

在《生死疲劳》中,西门闹虽是地主,但他天性淳朴,勤劳能干,靠自己的双手和智慧发家致富,比如他几十年如一日保持着早起拾粪的习惯。小说的另一个主人公蓝脸就是西门闹在街上拾粪时发现的弃婴。因为这个婴儿半边脸有蓝色的胎记,取名蓝脸。蓝脸由西门闹的大老婆白氏抚养长大,算是西门闹半个儿子,长大勤劳能干,成了西门闹家的长工。

1952年土改开始,西门闹糊里糊涂成了人下人,连罪名还不清楚,就被一枪爆头。西门闹去地狱申诉,从而开启了长达半个世纪的投胎轮回之路:他一世转生为驴,见“驴折腾”;二世转生为牛,叫牛犟劲;三世转生为猪,叫“猪撒欢”;四世转生狗,叫“狗精神”;五世转生为猴,叫“广场猴戏”;六世转世为人,是“世纪婴儿”。

倔长工蓝脸不入社,成为“全国唯一单干户”

《生死疲劳》真正的主角是蓝脸,从50年代开始,始终坚持单干、不入人民公社。

村干部百般劝说,蓝脸不为所动:“我跟人民公社是井水不犯河水。”

村干部说:“可你走在人民公社的大街上”“你还呼吸着人民公社的空气!”

蓝脸回怼: “没有人民公社之前,这条大街就有,没有人民公社之前,就有空气和阳光。”

气得村干部愤怒地骂他“你就是一块臭狗屎!”之后厄运降临:

县长夺走了他的驴,作自己的坐骑。想想都很拉风。饥荒使“人们变成了凶残的野兽”,“像一群饿狼般冲进西门家的大院子”,“把单干户的粮食抢光”,“把单干户的瘸驴杀死”。

无论是好言相劝、诱惑还是胁迫,蓝脸都要做一个执着的“反叛者”。因此,他众叛亲离,老婆、儿子离他而去,唯一不会背叛他的牛也被强行拉走,他依然固守着自己的一亩六分地。

莫言:“以一己之身与时代潮流对抗的蓝脸,在我心目中是一位真正的英雄。”

莫言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感言中,重点讲到了《生死疲劳》的创作:

我写的还是人的命运与人的情感,人的局限与人的宽容,以及人为追求幸福、坚持自己的信念所做出的努力与牺牲。

小说中那位以一己之身与时代潮流对抗的蓝脸,在我心目中是一位真正的英雄。

他讲这个人物是有原型的:

这个人物的原型,是我们邻村的一位农民,我童年时,经常看到他推着一辆吱吱作响的木轮车,从我家门前的道路上通过。给他拉车的,是一头瘸腿的毛驴,为他牵驴的,是他小脚的妻子。

这个奇怪的劳动组合,在当时的集体化社会里,显得那么古怪和不合时宜,在我们这些孩子的眼里,也把他们看成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小丑,以至于当他们从街上经过时,我们会充满义愤地朝他们投掷石块。

事过多年,当我拿起笔来写作时,这个人物,这个画面,便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把小时候认为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小丑”,变成“心目中是一位真正的英雄”,是什么让他发生180度大拐弯?

“亲其师,信其道。”崇拜一个人绝不会从厌恶开始。少儿时期所受的教育对世界观形成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要不怎么强调教育的重要性呢。比如本人对毛主席的崇拜是从小形成的,至今没有动摇过。

所以,莫言的这个“邻村的农民”依然是艺术形象。而“蓝脸”的原型另有其人,就是莫言耳濡目染,从小就崇拜的爷爷。

在《生死疲劳》中莫言通过西门驴的一生在告诉我们,世间苦难无法避免。只要生活着,就逃不开那些令我们难过的事情。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生死疲劳》带来的感受也是如此。既然苦难无法避免,不如直面它,用微笑对待它。看淡一点,放过自己,也许会过得更好

读过《生死疲劳》的人都这么说:

“我总以为得奖的大作品应该是严肃认真的,没想到语言也很轻松,甚至有时也会幽他一默。”“语言感觉就是非常的冲,文字密度很大,有口腔快感,这部作品很魔性的吸引人。”“我所养成的所有不正经与爱乱侃的语言风格似乎源自他的魔幻现实作品。”

莫言的好友,著名作家余华也这么评价他:

“他最讨厌把朴素的话说得深奥,再把深奥的话说得不知所云。”

这种朴素和幽默让语言变得流动,如瀑布般倾泻而出,词汇和思想间充满了热带雨林般宏大的繁衍生息能力,表面上只是用眼睛在看,但其实你所有的感官都已经被莫言调动起来了。

那么,这个莫言构思了43年,花43天便一气呵成的故事到底讲了什么?

1950年,西门闹带着记忆经历六道轮回,他变成给他打工的“蓝脸”家的驴、牛、猪、狗、猴,最后是婴儿。 整个故事也是西门闹讲述自己每一世的所见、所闻、所感。这是一本创新无比大胆的惊世之作。

《生死疲劳》书名来自佛经中的一句话:"生死疲劳,从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佛教认为人之所以生也疲劳,死也疲劳,皆因贪欲起。因此,莫言首先认为唯有放下仇恨和贪欲,才能轻松地生活,找到做为“人”的乐趣。

其次,在《生死疲劳》中,莫言笔下不灭的热情与希望更是让人读来痛快!他通过对六世轮回的想象跨越了生与死, 告诉了我们在历史长河中一个变幻无常的命运里,那些人们世世代代、生生不息的一种强劲生命力,成为那片苦难深重土地上可贵的人。他们爱就爱到底,恨就恨到底,犟就犟到底,干就干到底。这些对生活的热情和希望,对于未来的想象力,哪怕生活再苦,哪怕日子再难,也有着最初的坚守,永不屈服。读来让人内心生出一种力量,无论面对何种艰难困苦,都要咬牙挺过去。活着就永远有希望。

莫言这么说道:“最好的生活,就是在痛苦的时候,笑着面对。”当生活让你倍感疲劳,不妨看看这本《生死疲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