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2-28

5米大坑埋资料、巨额存款消失、要不住哥哥家,A股十大奇葩事件你碰到几个?|回望2023?

作者 admin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2023年即将过去,这一年,A股上市公司的奇葩之事令人啧啧称奇,不断刷新A股参与者的认知和三观。

  不少上市公司也成为投资者“口诛笔伐”的对象:深挖5米大坑埋377箱会计材料、近6000万元存款凭空“消失”、历时2年状告股民、半年报上演“要不住哥哥家里吧”、宝能系实控人姚振华被讨薪者“群殴”......

  *ST长方:深挖5米大坑埋377箱会计材料

  2023年震惊A股的“管理层内斗第一案”非*ST长方(300301.SZ)莫属,其离奇程度让资本市场为之瞠目结舌。

  首先要提及的是康铭盛这家公司,其最初的创始人系李迪初和李映红。2018年*ST长方完成对康铭盛的收购,原管理团队依旧掌管这家子公司,李迪初任康铭盛执行董事。

  2022年2月康铭盛被曝出存在严重的财务造假行为。2022年6月26日,*ST长方罢免李迪初等人的职务。这一免职决定,让双方公开撕破了脸。双方通过公司微信公众号、上市公司公告互怼,互揭短。

  2022年7月12日,*ST长方接到举报,李迪初在前一日晚上组织人员打包公司财务资料,涉嫌准备转移、隐匿财务凭证、财务账册。公司随即安排人员前往阻止并向深圳龙华警方报警,但依旧有两车资料去向不明。

  两车会计资料去了哪里?2023年2月6日公司公告:经侦查,2022年11月1日,公安部门在康铭盛全资子公司江西康铭盛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厂区内的荒坡上起获了被掩埋的会计原始单据、生产经营等资料,经两天时间挖出了377箱(塑料周转箱50CM40CM30CM)会计原始凭证资料等,挖掘掩埋资料的坑长约9米、宽约5米、深约5米。

  377箱会计材料被从5米的深坑挖出,消息一出举座震惊。2023年2月6日*ST长方发布公告称,康铭盛于近日收到证监会发出的《立案告知书》,康铭盛因涉嫌拒绝、阻碍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依法履行监督检查职权,被中国证监会立案。

  中炬高新:实控人姚振华被讨薪者“群殴”

  2023年中炬高新(600872.SH)股东内斗可谓斗出了新高度,宝能系实控人姚振华先是被“自家”保安堵门口,后又被讨薪者“群殴”。

  作为酱油老二,中炬高新的董事会长期分成两大阵营:一方是“宝能系”,一方是“火炬系”。前者以中山润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山润田)为代表,后者由中山火炬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火炬集团)等股东方和一致行动人组成。

  火炬集团等“火炬系”资本在2015年以前系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2015年以后,“宝能系”中山润田通过股票增持抢下第一大股东的宝座,2019年宝能系掌门人姚振华成为中炬高新的实控人。

  2021年开始,“宝能系”陆续爆出危机,资金链告急。姚振华所持有的中炬高新股票不断被法拍和被动减持,用以还债,宝能系所持有的中炬高新的股票降至10%以下,火炬系则开始出击,多次增持,重返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二者之间的争斗不仅体现在股权之争上,更体现在人员上。“火炬系”意图对管理层进行大换血。

  2023年7月,中炬高新的控制权之争持续白热化。7月19日,姚振华被“自家”保安拒之门外。当日,他来到中炬高新总部调研生产经营情况,被保安拒绝进入,双方僵持10分钟。7月24日,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宝能系”四名董事被踢出董事会,对手方火炬集团提名3位新董事,已在董事会控制多数席位。

  在中炬高新姚振华不断失势,宝能系也已“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此后一则姚振华被讨薪者围殴的视频在网上流传。7月31日上午,在深圳市宝能中心停车场外,一辆黑色迈巴赫的车窗被贴上“还我工资”“欠薪14月”等纸条,视频中姚振华被多人围堵、殴打,眼镜都被打落在地。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因宝能集团阶段性流动性困难,宝能汽车在全国业务自2021年6月进入不良状态,经营班子对已开业的472家门店进行复盘梳理,对不符合市场需求和无实际业绩的门店进行闭店处置。到2023年4月,因欠租、欠货款、欠二网保证金、欠薪、社保、住房公积金断缴等问题持续爆发导致全国仅存7家直营门店(所在位置均为自有物业),宝能汽车整体业务处于停滞状态,目前还有126人在职,主要负责观致全国各地原有客户的维护及保养,7个门店运营,个税申报及劳动仲裁案件处理,诉讼及破产处理等工作。

  浙江国祥:同一资产两次上市,“换了个马甲”又来圈钱

  浙江国祥(603361.SH)在上市前夜紧急被叫停,这在A股IPO历史上也极为罕见。

  2023年3月1日浙江国祥的上市申请正式被受理,首次问询时间是3月14日。2023年6月19日,该公司通过了上市委会议,并在7月13日提交注册,8月3日注册生效。

  2023年10月8日消息,浙江国祥股份有限公司的IPO进程在10月8日晚被上交所紧急暂停,该公司原定于10月9日(T日)进行的申购,已经暂缓。

  只差临门一脚,浙江国祥IPO为何被突然叫停?

  原来,2003年12月,当时这家公司名字叫国祥制冷,当时的实控人为陈天麟,而陈根伟则是该公司的董秘。不过在2007年这家公司因为持续亏损被施以退市风险警示,成为*ST国祥。2009年卖壳给华夏幸福。

  2011年11月,ST国祥变更为华夏幸福,这家空调公司也通过资产运作转为一家房地产上市公司。而从ST国祥剥离出来的空调资产,则被董秘陈根伟、徐士方夫妇以8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两人接盘后,同样的资产反而在他们手中扭亏为盈,并且尝试二次上市。

  同一资产、同一的业务,被同样一拨人再次带回了A股。在这背后,高发行率、清仓式分红被广泛诟病。

  此次浙江国祥IPO发行价定为68.07元/股,对应发行市盈率51.29倍,远超行业平均值。

  2017年、2018年、2019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942.36万元、806.72、6931.31万元,公司分红分别高达2989万元、4019.73万元和4097.73万元

  同时,2020年和2021年,浙江国祥总共分红6800万元。而实控人陈根伟、徐士方夫妇合计控制公司65.33%股权。这意味着,实控人获得了公司大部分现金分红。

  “那要不住哥哥家里吧”,广新集团半年报“闹乌龙”

  A股上市公司信披问题频发,但如广新集团这般让人笑掉大牙的乌龙还是独一份儿。

  “那要不住哥哥家里吧~”竟然出现在广东省广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新集团”) 债券的半年度报告第44页子公司名称一栏上。这则消息迅速刷屏。

  2023年9月12日,广新集团在深交所更新半年报文件,并提示“以此为准”。更新后的报告显示,上述对应子公司名称已更正为“印尼广青镍业有限公司”。当日晚间,广新集团发布情况说明称:“该事件系中介机构在将相关报告录入交易所系统过程中操作错误,导致广新集团所属企业名称出现了错误。广新集团已第一时间与相关机构积极沟通,目前相关机构已更正发布有关正确文件。”

  据了解,广新集团是广东省政府全资企业广东省政府和广东省财政厅分别持股90%、10%。2023年,该集团首登《财富》世界500强,列427位。

  超卓航科:近6000万元存款凭空“消失”

  往年曾听闻上市公司扇贝游走的离奇故事,2023年又发生了超卓航科(688237.SH)账上6000万元存款不翼而飞的悬疑故事。

  2023年11月3日,超卓航科公告称,公司存入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城北支行(以下简称“招商银行南京城北支行”)的6000万元闲置募集资金中,有5995万元在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银行划出了公司账户。对此,公司已经报案。

  近6000万元又是如何离奇消失的?该公司称,这竟然祸起于一张公司也不知情的银行承兑汇票。

  超卓航科称,经公司自查及向招商银行问询后得知,该存款账户下存在以公司名义向北控(江苏)建设和南京陇源汇能两家公司开具的银行承兑汇票。但公司对资金存入前即实施的开具银行承兑汇票行为不知情。并强调这两家公司与公司、公司董监高以及实际控制人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和业务往来,公司亦未与上述两家公司签订过任何协议。公司已向南京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并向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江苏监管局举报。

  银行对银行承兑汇票的承兑有严格的手续,为何上市公司对此不知情?

  据超卓航科2023年11月17日的披露, 原来是公司贪图4%利息,账上数千万银行存款才被骗走。在4%左右的年化利率“诱惑”下,2023年3月30日,该公司用6000万元闲置募集资金,购买了中介推荐的银行大额存单。当天,资金就被转入银行承兑汇票保金账户,直到10月7日被银行划走。但公司对开具银行承兑汇票之事却不知情。

  超卓航科称事发的子公司存在公章、法人章的审批、使用、登记流程登记信息不全,银行U盾的使用和保管脱离公司人员可控范围等不规范情形,募集资金使用和管理、披露存在缺陷情形。

  历时两年,中科云网状告股民

  股民维权状告上市公司的案例数不胜数,但上市公司状告股民言辞不当的故事实属罕见。

  2023年8月,中科云网(002306.SZ)状告股吧发帖股民一案有了判决结果。

  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官网公布的案号(2022)沪02民终9097号的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中科云网诉东方财富(300059.SZ)及三位股民一案,判决结果为原告诉讼请求被驳回。

  中科云网竟然把股民告了。事情还要从2022年说起。

  彼时有股民在股吧中吐槽中科云网。“明天跌停,谁也跑不了”、“利空来袭,做好准备,开始俯冲” 、“注意突然停牌被查,业绩作假,摘了帽子还不如st”“、” 陈总学学豫金刚石,你一个具有国际视野的人还不如本土人士搞得牛,你喝的洋墨水是野鸡大学的吗 ......

  中科云网认为上述言论捏造事实,三人虽然粉丝数量较少,但其涉案言论的总浏览量非常高,足以使其他股民对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陈继产生负面印象 ,侵害了公司及陈继的名誉 。

  除上述言论之外,中科云网认为公司股吧持续出现其他大量捏造事实、恶意造谣,多次通过邮件向东方财富函告,要求其履行平台监管义务,删除沟通函所涉网帖 ,对帖文作者采取禁言措施,但东方财富仍放任用户实施侵权行为 , 怠于履行监督管理职责,应承担连带责任 。

  2022年10月,中科云网将东方财富和三人一起告上法庭, 要求停止侵权 、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 。这场官司自2021年6月立案至2023年1月法院终审公告,经历了一审、二审,法院仍维持原判。

  有投资者对此纷纷表示:“不好好经营公司,市盈率都是负的,还有脸找股民打官司”、“我说它是奇葩公司会不会被告?”

  2023年前三季度该公司业绩大亏。当期,该公司实现营收1.45亿元,同比增长80%;归母净利亏损1.09亿元,同比下滑1580%。

  “内斗”大戏刚结束,电科院惊现“萝卜章”

  实控人之间内斗在A股并不少见,但内斗结束之际公司被曝出萝卜章事件却让事件瞬间扑朔迷离起来。

  电科院(300215.SZ)原来的实控人系胡德霖,胡醇父子。2022年底以来由于理念不合父子二人反目成仇,内斗长达半年之久。2023年6月26电科院公告,胡德霖于2023年5月因病医治无效病逝,享年72岁。随着胡德霖的溘然长逝,公司董事会内斗才告一段落。随后实控人家族战线统一,并重组董事会。

  但在新老管理层交接过程却又曝出“萝卜章”事件。

  2023年9月18日,上市公司公告显示,9月15日,公司新老管理层交接整理公司资料及物品时,于公司法务办公室仲文良处发现一枚涉嫌伪造的公司公章。

  随后,深交所紧急下发关注函。为何突现假公章?对于此,公司称,仲文良是江苏简恒律师事务所(下称:简恒)工作人员,是简恒派驻公司的法律顾问团成员。然而,公司并未深究,仅是结束了与该律所2009年至今的长期合作。

  公司表示,发现该枚疑似伪造公章后,公司及时展开全面自查工作。公司全面核查了总经办、秘书室、财务科、采购部、行业室、招投标、工程部、变压器项目部等30个部门。从用印台账记录、档案室保存的业务合同、采购合同中,目前未检查出私自使用涉嫌伪造公章的业务合同和用章记录。

  萝卜章又是真是假?2023年11月9日公司给出答案。当日,电科院公布了此前公司公章涉嫌伪造的鉴定结果,印章鉴定为假。但电科院又称,假印章并未给公司带来实质性的影响。该公司表示,公司原管理层于2023年1月16日申请工商变更的时候使用了假公章,但由于申请被驳回,未对公司造成不利影响,对公司未来业绩不会造成影响。

  “股价还在坑里”,东方雨虹董秘疑发800字小作文

  A股上市公司董秘800字小作文为自家股价鸣不平,引发热议。

  2023年10月17日,一张东方雨虹(002271.SZ)董秘张蓓朋友圈截图广为流传:“股票这样一个跌法,已经完全超出我的预期,一遍遍刷新了我的认知底线”;“公司的基本面早已触底回升,股价居然还在坑里待着!看不懂,看不懂,实在看不懂了!”......

  东方雨虹股价曾一度走高,被外界视为白马股。2021年5月,东方雨虹市值高达1600亿,但此后股价却是一泻千里,如今市值仅剩不到470亿元。

  该公司董秘张蓓称公司基本面已触底回升。2023年前三季度,东方雨虹实现营业收入253.60亿元,同比增长8.48%,其中零售渠道营收76.17亿元,同比增长37.01%;归母净利润23.53亿元,同比增长42.22%。

  业绩向上,股价向下,东方雨虹“冤不冤”?

  仅从分红融资角度看,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东方雨虹自上市以来累计分红15次,累计分红金额为33.60亿元。但相较于分红,东方雨虹“拿”的更多。数据显示,东方雨虹上市以来累计增发3次,分别发生在2021年、2014年及2011年,累计实际募资净额为96.96亿元。

  实控人送钱给隔壁前妻炒股,美诺华内幕交易谁之过

  A股内幕交易不少见,但实控人送钱给隔壁前妻,“手把手”指导前妻内幕交易的却是少见。

  2023年12月初,福建证监局公布了一则行政处罚,美诺华(603538.SH)董事长兼总裁姚成志的前妻张某,在案涉期间买入美诺华股票获利约1100万元,最终被证监局罚没约3300万元。

  美诺华董事长、实控人系姚成志。

  据福建证监局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当事人张某,女,1972年生,是美诺华董事长兼总裁姚成志离婚近20年的前妻,案涉期间(2021年1月23日至28日、2021年2月6日至7日期间),张某居住在美诺华全资子公司名下房产,与姚成志宁波住所在地理位置上处于同一电梯位,两住所位于隔壁和对门。

  适逢内幕信息的形成期间,美诺华正推进与全球医药巨头默沙东旗下子公司英特威签订十年战略合作协议,姚成志主导参与重要合同订立的谈判、决策过程,属于内幕信息知情人,在姚成志推动之下,前妻张某遂开启内幕交易。

  经调查,2021年2月8日至10日,张某买入美诺华股票的大部分资金来源于姚成志,系姚成志以离婚补偿款名义支付的2500万元。2021年1月26日至4月22日,张某证券账户改变交易习惯,单向集中资金买入美诺华股票,成交量明显放大,交易异常,累计买入40.57万股,成交金额1221.8万元。截至2022年11月8日,累计卖出40.57万股,盈利1101.3万元。

  福建证监局指出,张某证券交易活动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且不能作出合理解释。

  奥联电子:钙钛矿履历造假门

  奥联电子(300585.SZ)钙钛矿造假门在2023年A股奇葩史上也是榜上有名。

  2023年,公司傍上钙钛矿概念,股价也一飞冲天,其股价从14元附近一路狂飙至历史最高的45.20元,累计涨幅超200%。

  2022年12月9日,奥联电子宣布,全资子公司奥联投资与自然人胥明军共同出资5000万元设立南京奥联光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奥联光能),拟从事钙钛矿太阳能电池及其制备装备的研发、生产、制备、销售等。公司还高调公告将要在2023年实现“50MW钙钛矿太阳能电池中试线投产”。

  胥明军正是奥联电子重磅推出的钙钛矿专家。不过这位专家却被打假。

  2023年2月13日公告中,奥联电子提供的信息显示胥明军1975年9月出生,2018年前,军工/科技型企业从业经历;2020年5月至2022年3月,在杭州众能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杭州众能)当顾问;2022年1月至2022年9月,在无锡众能光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无锡众能)当副总经理;2022年3月至2022年9月,在浙江众能光储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浙江众能)担任生产总监。

  不过,奥联电子公告中披露的胥明军履历却遭到了相关方“打假”。2023年2月21日,中国华能集团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胥某未曾受邀到访华能清能院,也未曾参与华能清能院钙钛矿中试线的任何设备调试和工艺研究,本公司与其个人亦无任何业务往来。不存在‘指导华能清能院550×650mm钙钛矿电池组件中试线效率验收达标,最高认证效率达到16.8%’等相关事实,且文中‘16.8%’的认证效率数据为杜撰数据,与本公司认证数据不符。” 而后公司股价一路下跌。

  继华能清能院后,胥明军前东家杭州众能也来“打脸”奥联电子,其称奥联电子关注函回复中涉及胥明军的主要内容有夸大或失实的表述,其将保留追究相关方法律责任的权利。

  2023年2月23日,奥联电子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立案告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2023年5月12日深交所对奥联电子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同时对奥联电子董事长陈光水等4人以及被打假的核心人物——奥联电子控股孙公司奥联光能董事兼总经理、对外投资交易合作方胥明军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