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3-08

俞永福

作者 admin

俞永福曾多次笑称喜欢“永福”这个名字:“永福永福,永远幸福。”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邓双琳

决策来得太突然。

3月1日,CEO吴泳铭发布内部信,宣布俞永福将卸任饿了么、高德两大业务的管理职务,重新基于eWTP基金以投资工作帮助集团发展。

这是俞永福加入阿里的第十年。

十年间,俞永福陆续接管过多个业务,包括高德、阿里妈妈、大文娱等,充分展现了其过人的整合能力。阿里内部甚至一直流传着一个说法:要整合,找永福。

俞永福的职业生涯从联想投资人起步,仅用三年时间,便成为联想最年轻的副总裁。2006年,俞永福决然辞职加入账上没有一分钱、团队仅3个人的UC,带领UC整合多个渠道,一路高歌猛进,最终高价被阿里收入囊中。

跟着UC加入阿里后,俞永福“救火”高德,在阿里内部一路攀升,从事业群老大到战略决策委员会,再到阿里上市后的第一批合伙人。权力巅峰期的俞永福,几乎执掌着的所有非电商业务。

被阿里收购的“外来”创业者在内部被委以重任的,除了俞永福就是蒋凡。二者也被不少阿里人称为“阿里目前最能打的两个人”,甚至还曾前后传出过“阿里太子”的传言。

但俞永福的经历并非一帆风顺。

2017年,在接管新成立的大文娱集团后,由于业绩不尽如人意,不到一年俞永福便卸任阿里大文娱董事长职务,被委派去新成立的eWTP投资工作小组。这是俞永福的第一次撤退。

几年后,阿里重组了本地生活板块,急需掌舵人。在大众眼中消失许久的俞永福再度出山,重回阿里权力中心。不过,虽然近两三年高德实现快速增长、饿了么也持续减亏,但阿里的本地生活业务逻辑也只是变得略微清晰,市场份额并未有较大变化。

也许是出于俞永福本人意愿,认为整个业务已经理顺,需要交棒下一任管理者;也许出于阿里新的“少壮派管理层”的战略驱动,俞永福再次从权力中心后退,回到了eWTP做投资业务。

相关调整生效后,生于1982年的吴泽明将担任饿了么董事长,生于1988年的韩鎏担任饿了么CEO;原高德总裁刘振飞担任高德董事长,郭宁担任高德CEO。阿里少壮派陆续登场。

职业生涯从投资人起步,如今兜兜转转又回到老本行,俞永福几次起落,颇具传奇。

俞永福的驱动力,并非作为一颗子弹“指哪打哪”,而是来源于自己对事业的认可。他曾反复强调:“谁也不是我老板,我是合伙人。”当年UC选择卖给阿里而非百度,就是因为百度给的是现金,而阿里给的是股权,让俞永福有一定的决策力。

如果要定义俞永福的身份,他是一个“非传统的投资人”“非传统的创业者”,也是一个“非传统的高管”。

首批互联网奋斗者

1976年,俞永福出生于内蒙古,后随父母迁居至天津。1999年,23岁的俞永福从南开大学毕业,彼时正是中国互联网的启蒙阶段,俞永福虽出身金融专业,但却成为第一批敏锐嗅到互联网机遇的人。

两年后,俞永福以初创员工的身份加入了联想投资部,关注电信、新媒体、互联网等领域的投资。在联想,俞永福从记录会议纪要的角色做起,仅三年时间就成为联想最年轻的副总裁。但这个年轻人的视野和魄力绝不止于此。

2006年,已经位居联想投资副总裁的俞永福“撞”到了一个叫优视动景的公司,主打UC手机浏览器,帮助用户用手机快速上网。虽然彼时俞永福已经看过500多个互联网项目,但UC的业务和创始人还是让他另眼相看。

UC两个联合创始人,一个叫何小鹏,一个叫梁捷,分别负责技术和产品,但二人都甘居副总,从创立之初就将CEO的位置空出来,等待更合适的具备管理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的人选出现。

俞永福分析了UC的业务,模式不够清晰,花太多精力在to B企业市场上,不过这家公司专职只有3个人,却在两年时间里做到200多万注册用户,这让俞永福看到了市场的需求和潜力。在他看来,若解决现金流,引导UC在关键业务上转型,这个项目将有巨大机会。

然而,在联想投资决策会上,UC这个项目以一票之差未被通过,这让俞永福极度沮丧——他在UC项目上花了大半年时间,倾注了大量心血。

何小鹏在得知项目过会失败后,认真问了俞永福一句:“永福,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一起干?”彼时,UC的账上几乎没有一分钱,但俞永福当场点头答应。2006年,俞永福任UC董事长兼CEO,正式脱下投资人的西装皮鞋,加入互联网大潮,成为一名创业者。

到UC后,俞永福的办公室在广州一栋民宅里,住的房子也是租的。当上一把手的第一天,俞永福就敢于拍桌子、建班子,迅速调整业务和管理结构:自己管公司运营,何小鹏和梁捷分别出任产品总裁和技术总裁,再加上一名市场总裁,4人组成了高管团队。

俞永福对UC的发展做出两个关键决策:一是做减法,卖掉企业级市场,全部精力投入个人市场,放弃塞班系统;二是做整合,整合了九游、PP助手和多个渠道、工具类公司进UC。

UC成功从传统运营公司转型为移动浏览器公司,业务和估值增长也一路高歌猛进,获得多起投资。

UC的成功,引来了BAT巨头的关注。2013年,百度出价20亿美元收购UC,被俞永福拒绝。而在一年后,他接受了阿里43.5亿美元估值的整合方案——这是彼时中国互联网历史上金额最高的一笔交易。

俞永福曾解释,百度给现金要收购,阿里则是给股权要合伙,二者性质不同。整合后,UC全资归阿里,俞永福成为阿里重要个人股东之一,顺势加入了阿里。

俞永福并不想做高点套现的创业者,在他每一站的经历里,都始终把自己当作合伙人,而非普通高管。

马云最信任的外人

加入阿里一个月后,俞永福就受命整合高德。在此之前,阿里对于非电商业务的整合鲜少成功,尤其高德刚从美国退市,团队又有三四千人,除了整合还要帮助其从传统地图服务向互联网转型,规模和难度都是当年UC的几倍。

与此同时,高德还与阿里集团签下对赌协议,条约包括“三年之内实现2亿日活用户”等。俞永福相当于临危受命。

快速梳理业务后,俞永福从马云手里要来很大权限,在短期内不执行阿里的层级管理文化,一切以业务为导向。他还率领高德专门成立百人项目小组,设定业绩对赌,团队成员也因此放弃三年激励薪酬。

俞永福为高德设定的新战略方向就是专注用户需求,专注做最好的地图导航产品,专注地图导航产品的技术研发,未来三年不考虑商业化目标。而他开始的第一项具体的动作就是砍掉高德的O2O业务,打造成技术平台对接阿里的服务。

俞永福的能力再一次被验证——刚接手时高德DAU(日活跃用户数)还不足千万,后来高德地图DAU攀至1亿以上,DAU峰值曾达到2.8亿,超过百度地图,成为行业第一。

阿里一向喜欢通过内部机制培养人才,一个被看好的人才通常需要在多个部门轮岗,被阿里文化深度浸透认同,才会被提拔到关键位置。但随项目被收购进入阿里内部的创业者们,能够很好地融入阿里体系的很少,更别提进入核心的决策层。

俞永福是个例外。

作为一个“外来户”,俞永福在阿里内部几乎是火箭一般的攀升速度。接管高德等无线业务的同时,俞永福还进入了阿里最高决策集团战略决策委员会。一年半以后,俞永福便成为阿里上市后唯一一个新增的合伙人,也是唯一一个“外来”的合伙人。

在加入阿里巴巴不到一年里,俞永福陆续接管了高德、UC、阿里妈妈等多项业务,当时所有的非电商业务都在俞永福手里。

马云对俞永福极度看好。俞永福加入时,阿里巴巴正在从一家电商公司向科技和大数据转型,在马云看来,俞永福这样具备投资视野和整合能力的“非电商人才”,是阿里最需要的新鲜血液。

马云还曾手写“永福”二字,被俞永福挂在办公室许久。马云鼓励俞永福:“千万不要被电商给同化了,你要保持非电商的特性。”

彼时,媒体甚至将俞永福称为“阿里太子”,认为马云有意将俞永福放在接班人的位置上培养,俞永福可能接管时任CEO陆兆禧。

不过,或许是俞永福进入阿里时间太短,2015年5月,张勇接替陆兆禧成为阿里巴巴集团新一任CEO。

“两废两立”

马云对俞永福的整合能力十分看重。2016年,马云大手一挥,成立阿里文化娱乐集团,由俞永福出任董事长兼CEO。

新的阿里大文娱集团不仅包含UC,还将优酷土豆、文化中国、虾米音乐、天天动听、大麦网等等收购来的业务,以及刚刚更名的阿里游戏、阿里文学、数娱事业部等文娱相关的业务都划了过来。

要将这些不同门类的复杂业务梳理整合并入阿里体系,俞永福任务艰巨。

相比同期的和百度,阿里在文娱赛道上几乎毫无经验,只能依靠“买买买”,俞永福也坦诚承认自己是技术男出身,“相比文化圈,更愿意做高德这种偏产品和技术的业务”。

但彼时,马云搜罗遍阿里也找不出适合带领大文娱的人才将领,擅长整合的俞永福只得硬着头皮上去“救火”。

俞永福接手阿里大文娱一年内,业务构架不断调整,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巨额亏损、业绩重压等负面消息此起彼伏。

2017年,坊间有消息传出,称俞永福即将离职,下一站会选择创业,但俞永福随即出来辟谣。不过,三天后,张勇发出内部信宣布成立eWTP投资工作小组,由俞永福担任组长。俞永福同时辞去阿里大文娱董事长、大文娱及高德总裁,出任高德董事长。

这是俞永福第一次远离阿里权力中心。

2018年~2021年间,俞永福几乎淡出了大众视线。不过,2021年阿里将高德、飞猪、饿了么三家重组为本地生活板块,整合之际俞永福再度出山了。

2021年7月,沉寂已久的俞永福正式接管本地生活业务,重回阿里权力中心。在俞永福带领下,高德DAU快速增长,饿了么则持续减亏。

2023年3月,阿里巴巴集团启动新一轮公司治理变革,设立本地生活集团等六大业务集团和多家业务公司,俞永福任本地生活集团CEO。

但近一年后,在阿里巴巴集团新任CEO吴泳铭上任后,阿里又展开了一场关于管理层的大变革。俞永福再度卸任,回到投资人身份,从阿里权力中心后退。

据《晚点LatePost》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过去三年,俞永福对阿里本地生活的动作,偏重在调顺内部各种业务和组织机理,重塑经营视角,“这个业务身体调理好之后,放心让团队来接班管理就行”。

1976年出生的俞永福还不到48岁,正值壮年,离退休还远,被调任至非核心的投资业务上,在外界看来似乎有些大材小用。

不过,虽经历波折传奇,但俞永福本人的心态始终乐观。当年,还在UC的俞永福去给雷军捧场,和创始人李学凌搭档在的发布会上说了一段相声,把观众逗得前仰后合。

俞永福曾多次笑称喜欢“永福”这个名字:“永福永福,永远幸福。”这也许就叫韧性。